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清源之行(1/2)
捞金者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且说高谷子在家泡病假,自从微信好友里加上张万虎,俩人时不时地聊几句,回忆军营时光,怀念战友情谊,倒也不觉得日子难熬。不知不觉一个星期过去了。

  于是谷子知道,张万虎和谷子当年都在乌鲁木齐那个部队当兵,只是谷子入伍一年的时候,张万虎就复员回了老家,谷子不认识张万虎,但张万虎认识美女战士高谷子。

  张家兄弟四个,万虎是老大,老爹虽然五十多岁,但是身体有病不能劳动,母亲早早就因病去世了。

  万虎复员回家时也就二十多岁,正是娶媳妇的岁数。可是,虽然张家父子人不错,勤劳肯干能吃苦,但家里没个女主人,父子兄弟四条光棍,只有三间破瓦房,说媒的给万虎介绍了好几个姑娘,都是一看人就看上了,一说家庭情况就都给吓跑了。村里有那缺德的还编顺口溜挖苦他们父子:“父子四条棍,一根比一根硬。”这话让张万虎听到后,挨个询问村里人谁编的这话,问明白后,找到门上把这人一顿爆揍。此后,再也没人敢拿张家父子调侃。——当然了,这些事万虎不会跟谷子学。

  好在赶上改革开放,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到户,按劳力分计算土地承包数量,张家一下子包了好几十亩地耕种。四兄弟一心想翻身,人又都勤劳,生活逐渐好了起来。

  张万虎毕竟在部队呆过,见识比别人还是要高一筹,他看到四兄弟种这些地绰绰有余,就想再找点别的事来做。

  他想,自己在部队学过驾驶,云东有的是煤,拉出去就能挣钱,要是搞运输,应该是个好行当。说干就干,张万虎和兄弟们七拼八凑,又是求爷爷告奶奶,又是找亲戚朋友,终于买下了两辆旧车。四兄弟一起跑运输,专门拉煤从云东到汉明岛。

  没想到运输生意越做越火,有钱了媳妇也就有了,四兄弟都成家立业。村里人也对张家兄弟另眼相看,张万虎还被选上支书。

  再后来,当地也发现了煤矿,张万虎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抢先包下了两个煤窑。

  那些年国家对煤矿的管理并不严格,煤老板们那真是日进斗金。你要问张万虎挣了多少钱?连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  张万虎这人讲义气,爱排场,花钱维持下了不少的人脉。慢慢有个高人就给他指点,说古人“狡兔三窟”,现在人们也都说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。煤总有挖完的时候,他得未雨绸缪,多元化发展。

  张万虎就想,现在人们但凡有点钱,就想搬到城里头,搬到城里头住哪儿?那房子不是就紧缺了吗?

  这么一想,张万虎就把一部分钱投到地产上来,这一试不要紧,盖楼房挣钱比挖煤更痛快。所以,他就逐步彻底转行干起了房产。

  跟谷子联系上之后,张万虎隔三差五给谷子寄点土特产之类,慢慢越来越熟络。这是后话。

  再说谷子,因为刚跟母亲闹了矛盾,内心里惧怕母亲训斥自己,到了休息日就借故身体不适,没回母亲家。她想问问麦子母亲的状况,又怕麦子数落自己。——这个老妹妹,从小在家天不怕地不怕,全家人都让她三分,谷子可不想招惹她!

  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心里想着麦子,麦子的电话就来了。

  麦子语气很温和,先问谷子的病好些没有,然后就转达了母亲姜素云的指令:母亲希望她们姐俩找个工作日,去清源走一趟。

  谷子问:“去清源干嘛?那个破地方。还非得工作日去?”

  麦子笑了笑,说:“是呀!妈一说我也很奇怪。后来听妈说了原因,我才知道咱还非去不行。”麦子顿了顿,“妈说了,就他们集资那个事,清源有三个大户,最少的一个都投了一百五十万。他们仨找了个律师,那个律师很有背景,说只要凑足有分量、有价值的材料,就能帮他们把官司打赢了,把钱要回来。那个律师是外地人,挺牛的,不是工作日人家还不上班。所以,妈让咱俩帮她把材料送过去,顺便也跟他们联系联系,及时了解情况。你看哪天有时间?”

  谷子脑子飞转,最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,就是那天跟张万虎聊,他说过几天要来d城,顺便跟谷子见见面,吃个饭,不过也没有具体确定日期。再说了,自己跟母亲闹僵,现在有这样一个缓和的机会,怎么也得抓住了。

  想到这儿,谷子爽快地说:“你说哪天就哪天,看你的时间,我哪天都行!”

  麦子见大姐难得地痛快一回,赶紧说:“那咱就周一过去,宜早不宜迟!”

  周一一大早,麦子就开车去接谷子,两人一起去清源。

  清源和d城同属山南省,但距离d城有两百多公里。这个小县城地处渤海之滨,南接齐鲁,北望京津,按说地理位置相当好。可是,由于该县境内耕地少,盐碱、滩涂占到土地面积的三分之二,几乎没有什么工业,所以,一直都是国家级贫困县。

  姐俩一路说着话,路边空荡荡灰蒙蒙的,没有烟囱林立,也没什么高楼大厦,路边的盐碱地里稀稀疏疏地长着一些杂草,偶尔在拐弯处能远远地看到海平面,这确实是个穷地方!

  大约走了三个来小时,